一文带您了解“猪周期”的前世今生;目前正处在……
时间:2021-01-08 16:04:53

1.1、猪周期简介

“猪周期”是一种经济现象,是指由于生猪供需不平衡引起的猪价周期性变动。即,当生猪供给不足时,猪价上涨,刺激养殖规模扩大,母猪存栏量大增,生猪供应增加,市场供给过剩,导致猪价下跌,进而养殖规模缩减,养殖户大量淘汰母猪,使得生猪市场再次出现供给不足,猪价再次上涨……如此循环往复,形成周期性变化。

合理范围内的猪价波动有利于产业的优胜劣汰,但价格过低不利于生猪生产的稳定,价格过高不利于满足居民消费需求。另外,猪价波动不仅影响着牛肉、羊肉、禽肉等替代品市场,也对经济诸多方面会产生一定影响。研究表明,猪肉价格变化与CPI呈现高度正相关性,“猪周期”与CPI变化周期密切相关,因此,CPI也被戏称为“中国猪肉指数”(China Pork Index)。由于在CPI中的占比较大,2010年以来我国生猪价格的几次大幅波动,均对CPI影响较大,引起行业及社会广泛关注。

图1-2:猪肉CPI与CPI走势图


资料来源:中银期货;Wind

1.2、四轮猪周期

2006年以来,我国大致经历了四轮“猪周期”,第一轮“猪周期”是2006年中-2010年5月,其中上行周期2年,下行周期2年。2006年初由于猪肉价格持续处于低位,养殖户承受不住长期亏损永久退出,导致大量母猪被淘汰,2006年全国能繁母猪的存栏量下降3.6%,生猪存栏量同比下降2.6%。在大规模的产能出清后,生猪数量下降开始逐渐传导至猪肉供给端,并且2007年高致病性猪蓝耳病在全国范围内爆发,延缓了补栏速度。因此,猪肉价格从2006年中开始企稳回升,2007年全国22个省市的猪肉平均价格为18.8元/千克,较上年上涨41%;加之春节等短期因素作用, 2008年3月猪肉价格达到25.9元/千克的高点。此后,猪肉价格开始进入下行通道。2009年甲型H1N1(猪流感)疫情爆发,2010年出现瘦肉精和注水猪肉等食品安全事件,公众的消费信心受挫,需求阶段性下降,对猪肉价格形成进一步压制。2010年6月,全国22个省市猪肉平均价跌至15.5元/千克的低点。

第二轮“猪周期”是2010年6月-2014年4月,同样历时4年,其中上行周期历时15个月,涨幅98%,下行周期历时32个月。这个周期是相对经典的猪周期,外部干扰因素较少,价格主要是受到猪周期内生动力推动。在前一个周期的影响下,能繁母猪的存栏量自2009年起开始下跌,进入2010年,对猪肉供给的影响开始逐步显现,猪肉价格开始攀升。2010年8月,能繁母猪存栏量降至4580万头,为周期内低点。13个月后,猪肉价格迎来周期内高点攀升至30.4元/千克。随着猪肉价格的高涨,养殖户纷纷增加后备母猪存量,猪肉价格又一次进入下行通道,并一直持续到2013年上半年。为了稳定猪肉价格,2013年5月,商务部等三部委联合开启冻猪肉收储工作,提振了市场信心,短期价格有所恢复。但随着反腐工作深入和打击“三公消费”,2014年猪肉价格再次下行。

第三轮周期是2014年5月至2018年5月,历时4年,其中上行周期历时2年,涨幅76.6%,下行周期历时2年。2014年底猪肉价格迈过W型底部,开始进入上升区间。由于自2014年起,我国开始实施严格的环保禁养规定,并着力提升生猪养殖业的规模化程度,导致大量散养户退出市场,生猪和能繁母猪存栏开始进入持续性的下降通道中,2015年上半年爆发猪丹毒疫情等使得猪肉供给减少,猪肉价格上行至2016年5月。此轮猪周期的特点是受环保和规模化影响,猪肉价格上行并未带动生猪显著补栏。因为环保压制补栏,同时规模化养殖提升了产业效率,一方面提升了生猪的单体重量,另一方面使得能繁母猪提供的仔猪数量上升,因此能繁母猪存栏持续下降、2016年生猪存栏下半年略回升3%,生猪屠宰量未受到明显影响。猪肉价格自2016年中开始下降,并在2018年中完成筑底。

第四轮周期为2018年中至今,本轮猪肉价格受到非洲猪瘟、环保限产政策、猪周期内生上涨动能、规模化养殖等多重因素影响,呈现出涨幅大,速度快等特点,价格上涨幅度为历次猪周期之最,堪称“超级猪周期”。自2019年4月以来,猪肉价格快速上涨,截至2020年3月,猪肉价格全国22省市猪肉价格均值已达到51.2元/千克,已经明显超出前两轮周期30元/千克的高点,也远远超出6倍左右的盈亏平衡线和11倍左右的前期高点。但随着春节期间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下游消费遭受重创,猪肉价格开始逐步回落,截至2020年5月22日,22省市平均猪肉价格达到42.21元/千克,较最高位回落接近20%,但依旧处于历史高位,养殖利润依旧非常丰厚。

图1-3:22省市猪肉平均价格


资料来源:中银期货;Wind

经过以上回顾,我们对“猪周期”有以下总结,首先周期方面,每一轮完整的猪周期基本持续3-4年,其中下行时间略长于上行时间,因为在下行阶段只要未亏损,养殖户退出的意愿不强;第二每轮猪周期通常伴随疫病助推,相比之前的诸如蓝耳病、猪丹毒等病例非洲猪瘟显然更具破坏力。第三是自2014年起生猪行业明显存在非市场化的政策因素如环保干预,规模化养殖成为主要趋势。

目前我们处于第四轮猪周期的下行阶段,但近期猪肉价格的快速下跌并非由于上游的供应回升,而主要由于新冠疫情影响到了下游的需求。若需求恢复到疫情前的高度,当前猪肉供给缺口仍然较大,最快预计到2020年下半年供应可能逐步出现好转。

规模e猪微信公众号 猪兜微信群二维码
猪兜短视频App
发表评论:发表内容不得超过250个字,需要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