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大康中兽药专题 | 减抗时代,中兽药的机会在哪里?
点击: 网友评论: 时间:2020-03-29 07:30:22 来源:猪兜原创 作者:王恩慧
近年,饲料端禁抗、养殖端减抗日渐成势,中兽药因其天然优势和独特的防治作用备受关注。
“饲料禁抗、养殖减抗限抗以及产品的无抗为中兽药产业的发展提供了非常好的机遇。虽然成本相对较高,但在很多抗生素不能使用的情况下,饲料和养殖企业将乐于接受使用中兽药。”中国畜牧兽医学会中兽医学分会副理事长、河北农业大学中兽医学院史万玉教授,在接受猪兜融媒体记者采访时说。他同时指出,恐怕又不像我们想象中的那么乐观,中兽药产业要更好地发展,既要从理论研究、人才培养、产品研发等方面夯实基础,也期待政府部门对中兽药的管理和评价体系上有所改革。
 
“国粹”光环下,中(兽)医药防病治病有据可依
中医药被誉为“国粹”。在新冠肺炎和非洲猪瘟疫情双重影响下,中(兽)医药凭实力大放异彩。
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战“疫”中,“中医药抗疫”、“中医治疗经验是中国抗疫方案的亮点”等话题多次引起大众热议,并登上微博热搜。
3月23日,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正式为中医药正名:中医药成为疫情防控一大亮点,临床显示中医药总有效率达90%以上。数据显示,全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中有74187人使用了中医药,占91.5%。临床疗效观察显示,中医药总有效率达到了90%以上。
无独有偶,在养猪业,非洲猪瘟因无有效疫苗和治疗药物,同样让人束手无策,中兽药的预防保健作用便得以凸显。
人们发现,在非洲猪瘟肆虐的一年多里,同一圈舍的猪有的发病死亡,有的不仅没死亡,还始终没发病,这说明它们对非洲猪瘟病毒的抗性较强。在史万玉教授看来,这就是中医所讲的“正气存内,邪不可干”。
“有些猪场使用中药进行预防保健,他的猪场不发病或者发病情况很轻,这实际上就体现了中(兽)医‘未病先防’的治未病理念。”史万玉教授说,“中(兽)医药在病毒病防治方面不强调病原,而注重辨证。比如,新冠肺炎经辨证为寒湿疫,依据证候确定的治疗方案,实践证明是有效的。中医介入新冠肺炎的治疗后,一个突出的优势就是轻症(患者)转重症几率显著降低,这充分体现了中(兽)医‘既病防变’的治未病理念。”
 
中兽药的四大作用
史万玉教授告诉猪兜融媒体记者,在生猪养殖方面,中兽药的作用首先体现在对疾病的保健、预防和治疗方面。
近些年,随着“养重于防、防重于治”的理念日益深入人心,药物保健观念逐渐被养殖场(户)接受。“由于种种原因,猪群大多处于‘正气不足’的易感状态,此时应用平衡脏腑、扶助正气的中药进行保健,即可降低被感染的风险;对于已被感染处于潜伏期的猪群,可以应用扶正兼祛邪的中药,使潜伏期无限延长,保护猪群顺利出栏;当然对于已经发病的猪群也可以应用中兽药进行辨证治疗。”史万玉教授解释说。
其次,中兽药还可以提高猪群的生产性能。尤其是母猪,由于怀孕和哺乳大量消耗母体的气血,致使母猪的产仔数和仔猪成活率较低。实践证明,应用补气养血的中药产品对母猪进行保健,可有效提高其产仔数和仔猪的成活率等指标。中兽药在育肥猪催肥、促生长方面的效果也是比较明显的,可能由于性价比的问题,应用不如母猪上普及。史教授建议大家在猪价高的时候,不妨一试。
在提高猪肉的产品质量和附加值方面,中兽药也表现不俗。比如近年来市场上出现的“五悦”精品猪肉,就是使用了团队自己研发的新中兽药和饲料预混料,同时结合中兽医药保健方案,使猪肉的风味和营养价值显著提高,自然销售价格远远高于市场普通猪肉,而且不愁销路。这充分体现了中兽药在高品质猪肉生产上的突出优势。
不仅如此,中兽药还可以用在饲料生产中,起到补充营养、改善饲料适口性等作用。同时,因其抗氧化、防霉变等作用,还可以延长饲料产品的保质期。
 
中西兽医理论体系迥异,中兽药管理亟待创新
近日,有关专家在接受猪兜融媒体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兽)医和西(兽)医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理论体系,中兽药的研发和使用应该建立在传统中兽医理论的基础之上。
“从西(兽)医的角度,感染性疾病的治疗,药物一定要对病原有抑杀作用;从中(兽)医的角度看,中药对感染性疾病的防治主要是通过调节机体,让病原在体内没有生存条件,从而无法感染或感染后自行减少而发挥防治作用。”史万玉教授指出了中西医在抗病毒治疗思路上的不同。
“中(兽)药注重组合效应。”史万玉教授进一步解释道,安全、有效且质量可控的中药复方,不同于化药的单体成分,每一味中药都有很多的成分,一个复方就是一个成分极其众多的复杂系统,多环节、多靶点的作用机制是其优点,但同时也带来一个难题:难以完整、清晰地解释清楚是什么成分在起效。
然而,据了解,目前在中兽药注册评价和质量检测标准中,沿用的基本是西医西药的评判标准。过分强调有效成分明确,制约了中兽药的发展。
中兽药产品不合格率较高的问题屡遭诟病。农业农村部曾多次公布兽药质量监督抽检情况结果,中药类产品不合格率相对较高。在史万玉教授看来,有些不合格可能与用西医科学来标准化中药有很大关系。譬如,杨树花口服液,检验标准中对产品澄清度的要求过高,在实际生产中很难达到。另外,中药的有效成分大多是大分子物质,澄清度太高可能会导致有效成分丢失,药效降低。但是澄清度不达标就是不合格产品。”史万玉教授强调。
再有,用现代标准检测“合格”的中兽药产品不一定就是“真正合格”。比如双黄连口服液,标准中对绿原酸、黄芩苷和连翘苷做出严格的定性定量要求。史万玉教授告诉记者,有些企业为了降低成本,用杜仲叶、连翘叶加人工合成黄芩苷即可造出完全合格的双黄连产品,但其药效与用金银花、黄芩和连翘提取制得的双黄连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此外,中(兽)医的突出优势是辨证论治,且讲究“三因制宜”和药物的“随证加减”。将中兽药产品的处方完全固定,一点都不能调整虽符合现代科学理念,但却不符合中(兽)医药的特点,严重制约了中兽药的优势和应有的效果。因此,如果通过管理上的改革和创新,能够允许中兽药产品,可以在一定范围内随证加减变化,将更能发挥中兽药的优势和疗效。
因此,多位业内人士呼吁,在目前中兽药的管理中,亟待建立符合中兽药特点的注册制度和评价标准,并进一步完善质量检测标准,回归中兽药辨证论治的本质。
史万玉教授也表示,中兽药要想真正在畜禽养殖中发挥其优势和作用,首先必须要在管理上有所突破。他建议,将组方药味没有明显毒性的中兽药产品,或组方药味全部来源于117种饲料原料目录的中兽药产品,由注册评审制改为备案制。由于该类产品的安全风险极低,万一出现生产企业负全责即可。至于产品的有效性政府部门不作任何评价,完全交由市场。这样,既可节省中兽药注册评审所要求的巨额试验费用,还可缩短中兽药产品的上市周期,同时药监部门再也不用绞尽脑汁设法检测产品中是否添加了处方外中药成分。当生产企业经过一定时间的推广应用,发现产品组方和工艺可以进一步优化,重新进行备案即可。这样,中兽药的特点和疗效均得以充分发挥,同时也避免了注册评审制处方工艺变化后必须按新药重新注册所带来的费用高与周期长的弊端。当然,在现有的兽药管理法规和管理体制下要实现这些难度比较大,必须做出管理的重大改革和创新。
 
机遇面前,中兽药企业如何行动?
中兽药应用最大的问题,归根到底是人才问题,这是很多业内人士的共识。
目前很多中兽药企业的市场技术人员,由于不懂中兽医理论不会辨证,只是简单地将中兽药产品与某种病对应。当诊断为某种病时,就用该中药进行治疗。这样便出现同样的病用同一个中药治疗,有时有效,有时却一点效果也没有。“要知道,同一个病,在不同阶段对应不同的证,需要辨证施治,才能有良好的效果。”史万玉教授解释道。
他建议中兽药企业要注重中兽医人才的储备,加强团队人员在中兽医药理论方面的培训。“这比去弄一个所谓的‘灵丹妙药’更重要”。
浙江金大康动物保健品有限公司研发总监兰新财也坦言,中兽药的科学使用,需要在专业技术人员的指导下,通过辨证,有针对性地给药,才能获得预期的疗效。加之,不同动物群体的生理、病理等存在较大差异,在用药方案和理念上也存在较大差别。因此,中兽医从业人员要加强自身学习和研究,多实践,多运用。
针对中兽医人才缺乏的难题,业内在多年前就开始呼吁教育部在本科专业目录中继续设立中兽医学专业。一个好消息是,2019年教育部批准了河北农业大学和西南大学恢复中兽医学本科专业的招生。据史万玉教授介绍,2019年河北农业大学中兽医学本科专业共招生两个班,50人。2020年,中国农业大学和河南牧业经济学院也获批了中兽医学本科专业的招生。随着高校人才培养的持续推进,中兽医人才缺乏的问题将有望得到改善。
在此基础上,兽药企业还要注重产品的研发,坚持在传统中兽医理论指导下研究组方,并不断优化生产工艺。
“企业若想将中兽药作为主方向可持续地发展,一定要建设自己的中药材原料基地。”史万玉教授补充说。
在他看来,中医药被证实对新冠肺炎疗效显著,对于中兽药产业来说,短期内可能弊大于利。因为这很可能导致中药材价格上涨,从而对中兽药行业产生冲击。
对此,兰新财建议,中兽药生产企业在产品开发时也要避免与人药竞争资源,选用疗效确切、价格相对低廉的冷门品种。原本需要使用人参、鹿茸、灵芝等名贵药材,如:人参可改用人参茎叶等副产品提取的人参茎叶总皂苷。
尽管目前很多企业看好中兽药的发展前景,也为此做了大量准备,但面对中兽药产业上至管理层面的诸多掣肘,下至市场竞争无序、价格紊乱、产品质量参差不齐等乱象,要充分发挥中兽药在畜禽养殖中的作用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在这一过程中,重视人才培养和产品研发的中兽药企业将有更大的发展空间和机会。

本文作者:王恩慧 猪兜原创。如转载,请注明出处。
 
规模e猪微信公众号 猪兜微信群二维码
发表评论:发表内容不得超过250个字,需要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