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挖“南猪北养” 环保是前提-猪兜视点
点击: 网友评论: 时间:2018-02-24 来源:猪兜原创 作者:王恩慧
(猪兜 王恩慧)日前,农业部印发《畜禽粪污土地承载力测算技术指南》(以下简称“《指南》”),公布了区域畜禽粪污土地承载力和畜禽规模养殖场粪污消纳配套土地面积的测算方法。据推算500头存栏猪场粪肥全部就地利用需要113.6亩水稻田消纳。业内人士表示,113.6亩水稻田是将猪场所有粪污就近进行消纳所需的土地面积,也就是说,如果猪场通过一些工艺对粪污进行固液分离、加工成有机肥等,可以大大减少实际所需的土地面积。
根据《指南》初步测算,东北地区还有30%左右的养殖发展空间,因此,行业里出现了“‘南猪北养’应适度、规范”的呼声。
 
猪兜.jpg
 
“南猪北养”已成趋势
“南猪北养”始于2016年。当年,农业部印发了“十三五”期间生猪生产发展的指导性文件——《全国生猪生产发展规划(2016-2020年)》,结合各地产业发展现状,在评估环境承载能力的基础上,将全国划分为重点发展区、约束发展区、潜力增长区和适度发展区4个区域。重点发展区包括河北、山东、河南、重庆、广西、四川、海南7省(区、市);辽宁、吉林、黑龙江、内蒙古、云南、贵州为潜力增长区;北京、天津、上海等大城市以及江苏、浙江、福建、安徽、江西、湖北、湖南、广东等南方水网地区作为约束发展区域,明确提出保持总量稳定,调整优化区域布局,实现合理承载,推动绿色发展。在政策引导下,区域布局不断优化,生猪养殖北移西进。
近年,在环保政策倒逼以及比较优势驱动下,“南猪北养”渐成趋势。2017年,江西、浙江、福建、广东等10余个省市共有约15万个养猪场被拆除。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畜牧业龙头企业在东北地区新建、扩建养殖基地,生猪养殖呈现出“南猪北养”的发展势头。据初步统计,东北地区在建生猪养殖项目投资已经超过615亿元,2018年底前可新增出栏1540万头。
 
猪兜.jpg
 
未来,“南猪北养”的局势也不可逆转。根据2017年8月农业部发布的《关于加快东北粮食主产区现代畜牧业发展的指导意见》,到2020年东北地区要实现肉类占全国总产量的15%以上的生产目标。这就意味着,就猪肉生产而言,如果按全国一年出栏7亿头生猪计算,东北地区要实现出栏1.05亿头生猪以上,远远超过2017年我国生猪养殖第一大省四川的出栏量(2017年四川省生猪出栏量6579.1万头),将成为我国生猪出栏的主要地区。而水网地区生猪饲养密度也已经得到了有效纾解,据农业部统计,2016年以来,南方水网地区生猪调减超1600万头。
 
东北地区养猪优势明显
南方是传统养猪的重点区域,其中四川、河南和湖南生猪出栏量位居我国前三,相较之下,东北地区养猪有何优势?
首先,东北养猪具有天然的地理优势,当地产业发展集群效应明显,在农业规模化方面更具有得天独厚的条件。目前东北养殖基数不是很大,作为生猪生产潜力增长区,未来要成为承接产业转移的主要区域,预计其未来猪肉产量将年均增长1%-2%。
第二,从环境承载能力来看,东北地区优势也很明显。目前,东北四省区生猪年出栏量约为7100万头左右,相对来说,当地人口密度低,河流等水体较少,广袤的土地有足够的接纳能力。当然,在发展养猪生产的同时,一定要考虑环境容量。
第三,从成本看,东北地区在饲料原料、人工成本、土地资源等方面优势明显。以饲成本为例,饲料占生猪养殖总成本的70%,玉米又占饲料的70%。而东北正好是我国玉米、大豆等作物的主产区和重要的商品粮基地,企业在东北布局,饲料就地收集加工,不仅能更好地保证饲料质量,也能节省运输费用。据测算,一个年出栏10万头商品猪的养殖场建在东北,一年饲料成本比在南方减少480万元。
此外,东北地区发展种养循环的空间较大。可将猪粪加工成有机肥,在玉米等耕作时使用。玉米种植带和畜牧养殖带紧密结合,也是世界农业发展的普遍经验。
还有业内人士指出,东北地区土壤、空气和水源等生态状况都比较好,化肥和农药的使用量均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生猪养殖防疫的天然屏障优势得天独厚。
 
“南猪北养”是整个产业链的布局
资料显示,我国每年产生的畜禽粪污量高达38亿吨,其中生猪粪便量超过6亿吨,约占畜牧业粪便总量的1/3,综合利用率不足一半。根据这一数据我们还可以发现,污水量更大。根据公开的资料,一个年出栏1万头商品猪的养猪场,年排粪尿40万吨、冲栏废水55万吨。遗憾的是,大量养殖废弃物未被处理直接排放,对周边土壤、水体和大气造成严重污染,并危害畜禽和人类健康,还造成了资源的巨大浪费。对养殖户来说,处理猪粪等污染物,不仅成本高,治理难度大,而且需要一定的技术。在南方水网地区,有的养猪户把养殖污水偷排漏排到附近的小河、小水沟中,监管难度大,这也是很多南方农村水体黑臭,富营养化严重的重要原因。今年中央一号文件强调,推进乡村绿色发展,加强农业面源污染防治。
实际上,目前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技术模式较成熟,此前全国畜牧总站组织开展了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典型技术模式征选及推介活动,最终总结提炼出种养结合、清洁回用及达标排放三个方面9种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技术模式。受制于投入成本、技术水平等因素,规模养殖企业相对更容易达到环保要求,因此,目前国家生猪生产发展的总体思路是“统筹种养加协调发展,推进标准化规模养殖,促进养殖废弃物综合利用”。至2020年,规模养殖比重预计将达到52%。
当然,支持养殖大户、家庭养殖场、农民合作社等新型经营主体的发展,推进多种形式适度规模经营也是生猪产业转型发展的重要举措。在辽宁省,“公司+育肥猪场”已成为养猪企业与当地养殖户都颇为青睐的一种模式。
“南猪北养”,也不应是单纯养殖,而是整个产业链的布局。譬如,辽宁省试点“大型养殖企业+规模化育肥猪场”模式,希望大型养殖企业自建生猪屠宰加工厂,或者通过股份制、订单等方式紧密合作,将辽宁生猪的产业链条联系在一起,就是符合国家政策和行业趋势的有益尝试。
 
“南猪北养”不意味着北方可以无限制养
长期以来,我国猪肉产量稳居世界第一位,约占世界总量的一半。2017年,我国生猪生产继续稳步发展。全年生猪存栏量43325万头,同比下降0.4%;生猪出栏量68861万头,同比增长0.5%;猪肉产量5340万吨,同比增长0.8%。
2017年国内猪价先跌后稳,对于养猪人的盈利情况,搜猪网首席分析师冯永辉表示,2017年逐渐告别了2016年的暴利,盈利水平只有上一年的一半,到2018年2月,基本回落到成本线附近。冯永辉称,根据前两轮“猪周期”的情况,2016年是金猪年,2017年是银猪年,2018年是铜猪年,2019年就是铁猪年。也就是说,2016年挣钱,2017年挣的钱少,2018年下跌到成本线、甚至有亏损,2019年进入周期性底部。但今年的行情不一定会跟过去一样,原本预期会有半年时间的亏损,如今来看,会比预期好一些。从行业基本面分析,规模猪场数量增加、能繁母猪生产效率提高,以及生猪出栏体重提升,共同推动了本轮“猪周期”的弱化。值得一提的是,环保也在一定程度上拉长了本轮的“猪周期”,今后越来越严厉的环保要求,还将进一步提升养猪业的准入门槛,并从根本上推动生猪产业的结构调整,从而对当前的养猪业格局产生深远影响。
在重视环保的大环境下,为推进绿色发展,我国生猪养殖布局正在积极调整,“南猪北养”便是缩影。对此,农业部指出,在全国畜牧业区域布局优化调整的进程中,南方极个别地区出现了全面弃养的苗头,北方极个别地区局部区域存在潜在的环境风险,必须高度重视。“南猪北养”并不意味着“北养”而“南不养”,也不意味着北方可以无限制养。南方主产区要坚持科学的发展定位,根据土地承载能力合理布局,大力推进畜牧业转型升级,在生态优先的前提下,合理利用资源发展高效生态畜牧业。东北等增长潜力大的地区要提前谋划,坚持以地定畜,科学规划,统筹考虑畜牧业发展和粪污资源化利用问题,坚决不能走先污染再治理的老路。可见,今后无论在哪里养猪,都要以环保为前提。
 
  
00000000.jpg
 
本文由猪兜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规模e猪微信公众号 猪兜微信群二维码
发表评论:发表内容不得超过250个字,需要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