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二十周年方寸之间豆粕期货助力中国油脂油料产业“自有天地”
点击: 网友评论: 时间:2020-07-22 10:12:40 来源:文通网

上市二十周年方寸之间豆粕期货助力中国油脂油料产业“自有天地”

来源:期货日报 2020-07-22 09:45:45| 查看:

  2000年7月17日,周一,大商所豆粕期货正式挂牌上市交易,成为当时大商所交易的第二个期货品种,也是为我国期货市场清理整顿后推出的首个品种。当天,豆粕期价指数开盘于2049点,报收于1954点,最低探至1924点,成交量291手,持仓量180手。
  
  2020年7月17日,豆粕期货上市20周年之际,豆粕期货期价指数报收于2879点,当天成交977007手,持仓量为2363758手,分别是首日上市的3357.4倍和13132倍。而在2020年上半年,大商所豆粕期货成交量1.5亿手,成交额4.1万亿元,日均持仓量250.3万手;上半年成交量和日均持仓量在大商所各上市品种中均排名首位。
  
  据FIA统计,2007年至今,我国豆粕期货成交量在全球农产品期货期权排名中有9年位居榜首,特别是2015年以来,我国豆粕期货成交量已连续5年位居全球农产品期货期权第一位。
  
  20年前中国期货市场的一颗种子,20年后已经成为中国期货市场的参天大树,树荫下的中国油脂油料产业蓬勃发展,傲视全球。
 
  
  “一个时代”中的豆粕期货
  
  “首先热烈祝贺大商所豆粕期货合约上市20周年,2000年7月豆粕期货上市路易达孚即参与了上市交易。” 路易达孚集团全球副总裁,路易达孚北亚区董事长兼CEO周学军告诉期货日报记者。豆粕期货市场上市之后即日益发展成熟,与后来上市的豆油期货一起,成为21世纪最初十年中国大豆进口和压榨企业风险管理的有效工具。
  
  据期货日报记者了解,豆粕期货上市之后的第二年中国即正式加入WTO,中国油脂油料产业的大门开始向世界开放,中国大豆进口量和压榨量也开始突飞猛进。相关数据显示,2000年我国大豆进口数量从前一年的432万吨突破1000万吨关口至1040万吨左右,2003年突破2000万吨关口至2650余万吨;2004年全球大豆价格“地震”,我国当年大豆进口量略微回落至2023万吨。
  
  “2004年,全球大豆压榨行业遭遇”大豆风波“,大豆行情发生”地震“,造成许多压榨厂和饲料厂亏损严重并引发压榨行业大洗牌,这主要是因为相当一部分国内压榨企业没有对大豆原料进行套期保值,大部分都是一口价交易的缘故。”周学军说道。
 
豆粕
  
  至此,以大豆、豆粕期货为主的大商所农产品期货市场开始得到我国油脂油料产业的高度重视,并逐渐成为支撑我国油脂油料产业必不可少的金融工具。
  
  周学军介绍到,历经2004年的“大豆风波”之后,2005年中国大豆压榨企业开始高度参与豆粕、大豆期货市场。相关数据显示,当年在国内期货市场成交规模有所下降的背景下,大商所豆粕期货合约成交量3825万手,成交金额10057亿元,同比增长57.7%和41%,占全国期货品种总成交量的25%,豆粕合约成交量位居全国第一。
  
  “两道难坎”中的豆粕期货
  
  2005年之后,中国大豆压榨产业的发展面临了“两道难坎”!
  
  第一道坎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
  
  “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全球大豆、豆油和豆粕市场价格大幅下跌,市场参与者损失惨重。”参与豆粕期货交易的资深投资者张树坤告诉记者。当年我国农产品期货品种跟随全球市场价格大幅下挫,部分品种跌幅高达70%以上。
  
  张树坤介绍到,虽然当年大豆压榨市场价格大幅下挫,但我国油脂油料产业并没有重现2004年“大豆风波”中的惨烈景象,包括中粮集团、九三油脂等国内成长起来的大量企业通过国际国内两个农产品期货市场,买国际大豆卖国内豆粕期货,通过建立稳定、全产业链的大豆压榨头寸,得以平稳度过此次全球性金融危机。
  
  在此期间,以豆粕期货为首的国内农产品期货功不可没。
  
  第二道坎发端于贸易争端!
  
  “公司2004年开始参与豆粕期货交易。”海大集团采购中心副总经理姚望向记者说道,过去多年来,豆粕期货一方面是有效的风险管理工具,另一方面为饲料企业远期采购提供了重要渠道。未来企业将会继续坚持期现结合,利用期货工具为生产经营护航。
 
豆粕
  
  姚望介绍到,2018年贸易争端之下,我国以豆粕为首的农产品期货市场价格大幅波动,贸易形势不断变化,为我国相关产业企业带来新的风险因素。通过利用期货等衍生品工具,公司对贸易争端造成的市场风险进行了充分对冲,取得了非常好的套保效果。
  
  方寸之间,豆粕期货大显身手!
  
  “三种创新”中的豆粕期货
  
  在服务中国油脂油料产业发展的过程中,大商所紧跟市场形势,不断实现创新发展,豆粕期货的持续创新为行业发展带来新的气象!
  
  2004年7月,大商所在豆粕交割制度中推出“厂库”交割。
  
  “2004年7月,大商所在豆粕交割制度中创新推出厂库交割制度,极大地提升了交割的便利性。”周学军告诉记者。实施厂库交割后,交割时间减少、成本降低,期货市场、现货市场结合更加紧密,使期货价格成为更具有代表性的现货贸易定价基准,提高了豆粕套期保值效率。
  
  对此,姚望也认为,豆粕期货设立厂库交割制度是一个非常值得纪念的事件。“厂库交割制度为我国大豆压榨企业参与期货市场开拓了空间。”
  
  2013年12月,大商所推出仓单串换业务。
  
  据记者了解,仓单串换是指买方客户可以申请将交割买入的仓单串换至相应地点提货。
  
  “豆粕仓单串换业务推出,促进了一大批饲料企业积极地参与到期货市场,完善其采购模式。”周学军说。仓单串换业务的推出和不断完善,打破了长期以来期货市场在有限的交割地点进行交割的传统安排,妥善解决了买方多点交割的不确定性难题,推动着期货市场标准化与现货市场个性化之间的矛盾消解,发挥了大型集团企业优势,加强和改善了对小微企业的服务。
  
  据介绍,截至目前,豆粕仓单串换已经扩展至中纺等八家集团,串换厂库数量达到21家,占现有厂库数量的95%以上,并有17家工厂提供串换服务,串换地点实现交割区域全覆盖并延伸到广西、河北、辽宁、吉林。
 

  
  2017年3月豆粕期货期权上市。
  
  “豆粕期权的推出,更加丰富了豆粕期货交易,为参与企业提供了更加丰富的避险工具,也带来了更多场外业务和更丰富的交易组合。”周学军向记者说道。
  
  据介绍,大商所豆粕期权为国内第一个商品期权,结束了中国商品期货市场只有期货、没有期权的历史,为平抑期货市场价格波动、方便企业更好地管理风险提供新的工具。
  
  “豆粕期货经过这些富有里程碑意义的优化和发展后,目前豆粕期货市场涵盖行业链条的各类主体,参与方的交易专业化程度也达到了很高的水平,产融实现一体发展,”产融结合“的逻辑已深入人心。”周学军说道,目前,“期货价格+基差”也已经成为豆粕现货交易的主流报价方式,这极大地帮助饲料、养殖等行业的实体企业降低了价格风险,从而对稳定中国食品价格发挥了重要作用。
  
  据记者了解,20来,大商所豆粕期货创新发展之路一直持续,2017年4月,大商所推出“大商所豆粕期货价格指数”;2017年11月,推出“大商所豆粕期货主力合约价格指数”;2018年12月,推出商品互换业务;2019年9月,华夏基金旗下华夏饲料豆粕期货ETF正式成立,为国内除贵金属外首只商品期货ETF……
  
  豆粕期货,扎根产业,创新发展,服务实体经济之路越走越宽。
规模e猪微信公众号 猪兜微信群二维码
猪兜短视频App
发表评论:发表内容不得超过250个字,需要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