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38.2亿吨畜禽粪污,1亿多养殖户找到出路了?“两会”代表建言是釜底抽薪,还是隔靴搔痒?
点击: 网友评论: 时间:2019-03-10 来源:猪兜原创 作者:猪兜-牧者
(猪兜-牧者)2018年全国畜禽粪污38.2亿吨,处理和消纳压力大
近年来,我国畜禽养殖业发展迅速,在保障肉蛋奶供应、促进农民增收、活跃农村经济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与此同时,养殖粪污等废弃物排放量也大幅增加。据报道,2018年全国畜牧业总产值3.2万亿元,占农业总产值的30%,全国1亿多养殖户,生产了8547万吨肉类,同时产生了高达38.2亿吨畜禽粪污。部分畜禽粪污没有得到有效利用,成为农村环境治理的一大难题。

猪兜融媒体记者了解到,在2019年的全国“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山东省滨州畜牧兽医研究院院长沈志强提出了建议:尽快解决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中存在的问题。


全国人大代表、山东省滨州畜牧兽医研究院院长沈志强

无独有偶,猪兜融媒体记者还发现,3月8日CCTV7《聚焦三农》两会专题节目“代表委员来串门”中,河北省馆陶县养殖大户李献生、郭雪凤夫妇道出了他们的难题:目前养殖了4万只鸡,一天两卡车的鸡粪,得花钱雇人往外运,不光增加了成本,稍不留意,鸡粪就会污染环境。还想扩养6万只鸡,粪污要如何处理? 节目中,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畜牧业协会副会长、禽业分会执行会长,华裕农业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王连增和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微生物学会农业专业委员会委员、养殖废弃物循环利用专家王占武,结合政府工作报告,为老李夫妇解答了让他们头疼的问题。
王连增坦言,目前大型、特大型养殖场还是很少的,像老李夫妇这样的养殖户以及他们遇到的污染处理瓶颈是普遍现象。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畜牧业协会副会长、禽业分会执行会长王连增

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存在诸多问题
畜禽粪污作为“放错了地方的资源”,处理得当是宝贵资源,利用不足则是极大的污染源。加快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对于培植新兴产业、减少疾病传播、改善生产生活环境、提高土壤地力、提升农产品品质、优化能源结构,具有重大作用。
早在2017年6月,国务院办公厅就印发了《关于加快推进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的意见》,对粪污资源化利用提出了“三大目标”的总体要求,即到2020年建立科学规范、权责清晰、约束有力的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制度,全国畜禽粪污综合利用率达到75%以上,规模养殖场粪污处理设施装备配套率达到95%以上。
这些年,我国持续在各地探索因地制宜的有效利用模式。据猪兜融媒体记者了解,目前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以企业投入为主,采取市场化运作。譬如,在河北邯郸,华裕肥业有限公司每天把粪污集中到一起,通过专业设备高温发酵变成有机肥;河北衡水,小型养殖户每天迎来县里安排的吸粪车把粪污无偿拉走,去制作有机肥和沼气。“县政府每年拿出100万元,专门补贴收储运机制中的运费,每吨给予30元补贴。”河北省衡水市安平县粪污收储运专业合作社工作人员说。
但是,实际上也存在着一些问题,影响了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沈志强指出,政府扶持政策覆盖不全、力度不够;有时中央下达投资计划大幅缩减财政资金,但是自筹资金没有按照同比例缩减,进一步加大了企业自筹压力。
在沈志强看来,除了政策覆盖范围不全外,扶持服务不到位、政策规定与实际需要不协调以及政策出台滞后等均是当前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中存在的主要问题。
他告诉猪兜融媒体记者,目前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整县制推进项目扶持范围单一,农业农村部《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行动方案(2017-2020年)》公布畜牧大县名单,主要扶持生猪和牛养殖大县,缺少对家禽养殖大县的扶持。
再者,国民经济行业分类目录将有机肥料及微生物肥料制造列入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造成有机肥厂备案难、环评难。加之粪污处理效能不高、有机肥补贴不足,导致实际应用中,有机肥的推广应用难度也较大。
“政策出台滞后。目前,第三方畜禽养殖废弃物专业处理企业运行用电的国家电价支持政策尚不明确,沼气发电并网和生物天然气并网、农机补贴等政策不配套、落实难的问题依然存在,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工作推进。”沈志强忧心地表示。

“两会”代表建言
沈志强提出了以下几条有针对性的建议:
第一,扩大政策覆盖范围。扩大扶持范围,将生猪、家禽、牛、羊存栏折合猪当量,参考各省占全国的比例分配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整县推进项目县数量,资金切块下达,由各省依据实际抓好落实。
第二,增强政策灵活性。国家发改委和财政部下达中央投资计划时,相较前期申请中央财政或预算内投资资金,发生缩减或扩大调整时,统筹考虑地方财政及企业自筹资金状况,同比例缩减或扩大地方和企业投资额度。
第三,强化支撑服务。调整国民经济行业分类目录,将有机肥料及微生物肥料制造单列为生物制造或微生物制品制造业。工信等部门放宽粪源有机肥生产许可,重点突出粪污养分综合利用,协助解决有机肥厂备案难、环评难问题,提升政策适应性。加大有机肥使用补贴力度,引导种植源头扩大有机肥施用。
第四,明确第三方处理企业为农业用电价格适用范围。发改、能源、电力部门强化沟通协作,进一步优化政策,明确第三方畜禽养殖废弃物专业处理企业享受农业用电价格,帮助企业减轻负担。
身为5届政协委员、1届人大代表的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在《关于落实生态环保理念引领畜禽养殖业绿色发展的提案》中也提出,建议国家及各级政府出台扶持政策,支持养殖龙头企业推行“现代农业+生态环保”相结合的种养一体化产业发展模式;打造一批“集约化养殖、粪污资源化利用、生态修复与保护”相结合的示范项目,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发展模式。

可行之路
大型养殖企业怎么处理?
王连增认为,企业顶层设计时就要把有机肥生产或无害化处理设计到里面,这是企业的社会责任。处理方式一是自建一个小型有机肥处理厂或联合建一个稍大一点的,几家几户形成一个合作社;二是引进社会资本进行投入,把鸡粪卖给第三方。
刘永好也建议,鼓励社会资本参与种养殖一体化产业发展,支持企业发展、农民增收。
 
 

中国微生物学会农业专业委员会委员、养殖废弃物循环利用专家王占武

王占武提出,一般有两种方式,一是堆肥,转化成有机肥,另外就是形成沼气;第二,让种养结合起来,给粪污找个出路。
养殖户怎么处理?
对于有一定规模的养殖户,王占武建议一是种养一体,园区循环;二是和周边有地的农户签约,解决粪污的问题。
对于几十头猪、几千只鸡等更小型的养殖户,在环保压力下,应该怎么办?对此,王占武提出要创新管理方式,像这类需要一定时间去整改的,要有个过渡期,将来的养殖还是要适度规模,种养融合。

各位养猪的朋友们,大家觉得哪位代表的政策建议、哪些处理方式是可行的?能不能解决大家的畜禽粪污处理问题?欢迎留言,说出你的心里话!~
规模e猪微信公众号 猪兜微信群二维码
发表评论:发表内容不得超过250个字,需要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